• 服务

    云法律
  • 法律知识
  • 维权部门
  • 法律案例
  • 律师律所
  • 社区
  • 云法律>其他案例>魔都的魔幻与现实:为了降首付和学区房,她和丈夫两次假离婚

    魔都的魔幻与现实:为了降首付和学区房,她和丈夫两次假离婚

    时间:2020-8-1 13:51:40>跟律师谈谈<

       想通过假离婚买房或炒房的“漏洞”正在被堵上。深圳、南京在近期相继出台新政,将追溯离异购房人士2年或3年内所有离婚记录和购房记录,而市场中有消息传出还有多个城市将跟进。

       在楼市调控越来越严格的这几年,通过假离婚降低购房首付或获得购房资格的现象并不少见。在上海从事房产中介工作的潘文浩告诉时代财经,几乎每年都会有一至两个假离婚、假结婚的高潮,最密集的阶段通常出现在各地出台新政策的时候,这也是他业务最为繁忙的时候。

       而类似“姐,首付不够的话,你是不是考虑离婚呢?”“哥,现在是买房的好时机啊,要不你赶紧找个人扯个结婚证吧。”这样的话,已经是上海中介们催促客户买房惯用的话术。可以说,假结婚、假离婚买房已是上海地产圈内“公开的秘密”。

       不过,从部分购房者的角度来说,不管是假结婚,还是假离婚买房,都是严厉限购政策下最无奈的选择,他们也在感慨 “实在是没办法”。

    为了房子,我离了两次婚

       陈思佳和丈夫都是上海人,结婚前丈夫名下有一套位于徐汇区的老公房,面积40平米左右,是典型的一室户。这套房子成为了他们的婚房,尽管面积不大,但小两口住也足够了,且老房子位处市区,胜在生活和交通便利,适合他们夫妻这样的上班族。

       如果不是孩子的降临,陈思佳或许不会那么快将置换房子提上日程。2015年,女儿呱呱坠地,随着女儿慢慢长大,陈思佳意识到换房子的紧迫性,“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多一个房间就可以了。”

       2018年,陈思佳和丈夫开始了看房之路,她着重看两类房子,一是继续在市区找60平米左右的“老破小”,二是购买郊区的商品房。最初,陈思佳看中了一套离旧房子不远的“老破小”,但丈夫更倾向于搬到郊区,这样能够买到更新、环境更好的房子。

       两人在看过很多个地段和楼盘后,挑中了一套嘉定区的商品房,房子的面积、户型、小区环境都在他们心仪的。但陈思佳算了算账,旧房子卖掉之后拿到手的资金大约只有170多万,而心仪的房子总价近400万。她告诉时代财经,根据上海的购房政策,她们置换二套房首付最低7成,而手头的资金不足以支付首付。

       “170多万的现金,要撬动三四百万的房子,只有付3成首付才能实现。那时候我们想到,旧房子在我老公一个人的名下,而且所有首付、贷款记录也都是他名下。所以我们商量,不如我们离婚,然后我以个人的名义去买新的房子,这样算首套,只需要付3成首付。”

       那时,离婚买房在上海并不少见,但在传统的上一辈人眼中,这仍是难以被接受的做法。陈思佳尝试说服父母,若不离婚,手里这170多万现金几乎换不到合适的房子,但要离了婚,就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楼盘了。

       在纠结于离婚与否的时候,陈思佳的舅舅知道了她在置换房子的事情,恰好他准备出售名下一套房子,愿意以每平米低于市场价10000元的价格卖给陈思佳。这套房子在杨浦区,产证面积91平米,陈思佳与舅舅最终敲定的价格是360万元。

       由于陈思佳舅舅已经移民,着急处置房子,陈思佳立刻将旧房子挂牌出售,三个多月后,旧房子成功售出,卖了240万元。现金到手,她拉着老公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去离婚的时候挺紧张的,还特意和老公根据设想的问题拟好了回答。不过,离婚的过程比我们想象得简单得多,签了一个分割书,我们就办好了离婚。”

       就这样,陈思佳以沪籍单身的身份购买了新的房子,首付3成。房子置换好后,陈思佳没有急着和丈夫复婚,而是保持着“离婚不分家”的状态。直到陈思佳的妈妈要将闸北区一套学区房过户给陈思佳,方便孩子落户和未来读书,陈思佳才惊觉自己作为沪籍单身没有拥有二套房的资格,才匆忙与丈夫办了复婚手续,顺利将学区房过户到自己名下。

       然而,陈思佳一波三折的换房之旅还未结束。明年陈思佳的女儿即将步入小学,根据对口小学的入学规定,一年级新生入学需满足孩子和父母均落户对口学区房两年以上的条件。但目前仅陈思佳和女儿落户在学区房内,即便丈夫现在将户口迁入,也无法满足对口学校的入学条件。“没办法,只能再离一次婚,我拿这套学区房,这样我女儿就有入学资格了。”

       其实,从2013年“国五条”出台,规定二套房开征20%个税之后,很多大城市离婚率迅速攀升。潘文浩告诉时代财经,以他接触到的案例来看,促使夫妻假离婚买房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为了降税、降息,或者像陈思佳一样,为了降首付和学区房。

       “主要因为家庭二套房的首付、税费、利息都太高了,客户权衡一下,假离婚买房能省一大笔钱。在真金白银面前,心理障碍自然而然就没有了。”

    买房前我“租”一个老公

       相比之下,假结婚的目的就很简单明了,通常只有一个--获得购房资格。

       户籍在安徽阜阳的于露就是通过假结婚的方式获得了在上海买房的资格。2016年年初,于露和男友开始在上海物色婚房,当时的限购政策规定,非上海户籍家庭一方缴纳个税和社保3年以上,可购置1套住宅。

       那时,于露的男友只差4个月就能满足缴纳3年个税和社保的要求,但市场中不断有上海即将出台新调控政策的风声传出。为了防止结婚后仍然无法购房,于露和男友决定先把房子看好,等时间一到,立刻领结婚证。这样不仅节省时间,还能确保不会做无用功。

       于露和男友也做了备选方案,“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在劝我们做好假结婚的准备。”他们计划,万一传言成真,外地户籍购房政策进一步加强,那么于露就花一笔钱找一个上海人,或者有购房资格的人假结婚,买了房子后再离婚。

       新政即将出台的风声之下,上海楼市几近疯狂,新房遭到哄抢,二手房房东一夜跳价三四次的现象屡屡发生。于露和男友顾不得太多,他们看中了几套两居室,想先支付一笔定金,把房源锁定。但因为尚未取得购房资格,他们一连四次在下定后被人“截胡”。

       2016年3月25日,“沪九条”如期而至,新政一下将外地户籍居民的购房门槛又拉高了一大截,规定非上海户籍居民购房需连续缴纳个税及社保满5年及以上。眼见就要拿到购房资格的于露和男友,瞬间被挡在了门外,“其实我们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只是真的被限购以后,心里还是特别难受。”于露告诉时代财经。

       但买房势在必行,并且新政出台后,楼市一夜之间由热转冷,甚至有二手房一下降了四五十万。在同学的牵线下,于露和一位沪籍男性达成假结婚的合作协议,待一切结束后,于露将支付给对方5万元作为报酬。

       潘文浩说,2016年新政出台后的确有过一轮假结婚的高潮。“那时候有很大一部分外地户籍客户被限购了,急着买房就只能假结婚。很多客户都是找认识和信任的人来操作,自己操作不了的,也会委托有资源的中介帮忙,中介来操作的话费用高一些,大致是8-10万。”

       于露向时代财经表示,假结婚买房的过程有些麻烦,但也不算复杂。在和假结婚对象办理结婚证之前,双方先去进行了财产公证,约定“婚后”双方的收入、财产由个人支配,未来两人若分开,将不分割对方财产。

       做完公证,接下来就是领取结婚证,于露因此拥有了购房资格,下定、网签、贷款、银行面签陆续完成,银行一放款,于露就和假结婚对象办理了离婚。

       但假结婚也不是毫无风险的。潘文浩告诉时代财经,曾有客户假结婚买房后对方反悔不愿离婚,最后客户额外支付了一笔钱才得以离婚。亦有律师指出,若在假结婚交易中碰到对方坚持不肯离婚,最终只能通过诉讼的方式来离婚,最糟糕的情况下,整个诉讼期间会长达1-2年。

       “我们担心过对方反悔的风险,所以没有从中介那里去找人,而是找朋友帮忙。我没有后悔做出假结婚的决定,离完婚一个礼拜我又结了婚,虽然在外人眼里我假结婚之后就变成二婚了,但我老公不介意。我们就是想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于露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的陈思佳、于露皆为化名)



    (注:本新闻来源腾讯网)

    版权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侵权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删除。)

    欢迎法律在线咨询 律师在线解答 法律咨询热线 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我们是云bwinapp下载,如果您对 “魔都的魔幻与现实:为” 还有其它疑问,
    欢迎咨询我们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网上预约网上预约立即咨询